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三百九十五章 遇袭
    般若的命运之道高深,拥有真我之门,可以推算出不死血族族人全部都在张若尘身上的秘密,甚至可以追踪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自然要将她擒走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张若尘展开十翼,穿过一根根树枝,急速飞行。

    死族的大圣,早已被甩得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阎无神追了一段路,也被远远抛在身后。

    唯独只有缺,施展出一种流光之道圣术,速度比张若尘还要快一些,紧追在后面,不时催动影丹剑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敢停留,担心陷入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些不朽境、百枷境的大圣包围他,张若尘还不是多么畏惧。可是,如果这些不朽境和百枷境大圣中,还有阎无神和缺这样的强者,那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七星鬼莲悬浮在张若尘身后,与从后方飞来的影丹剑,激烈对碰。

    剑气和至尊之力,碰撞出一团团绚烂的能量光云。

    “必须尽快飞出白玉神树,只要出去了,我的空间之道,就能发挥出巨大作用,缺也休想再追得上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中,刚刚闪过这道念头。

    忽的,前方出现数百道强大的圣道力量波动,从各个方位涌来。

    阎罗族的大圣,收到阎无神的传讯,重新恢复斗志,调集所有大圣,围堵张若尘,为夺取狩天之战第一,做最后一次拼搏。

    “留下张若尘,灭尽不死血族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阎罗族还有机会,这是一场殊死硬仗,不惜一切代价,让不死血族的积分砍半。”

    “战!战个天翻地覆,死而不悔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百位阎罗族的大圣战意沸腾,宛如潮水一般,向张若尘冲击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边飞行,一边大吼:“退开,否则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退,死也要战。”

    各个方向,都传来大圣的声音。

    阎罗族大圣军团,众志成城,夺取十族第一的信念坚定无比,付出生命的代价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唯一可惜的是,时间太仓促,张若尘的速度太快,而阎罗族又缺顶尖强者号召和带领,没能组织起合击阵法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眼冷冽,双手一合。

    一粒粒时间印记光点显现出来,凝聚成一口光影洪钟,将他的身体,包裹在中心。

    “钟鸣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轻喝一声。

    时间洪钟震响,时间印记和音波,像海啸一般一层层涌出去,冲击在阎罗族大圣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钟鸣声响起,不断有阎罗族的大圣,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遭受音波冲击,还被时间印记斩掉了寿元。

    缺放慢追击速度,撑起“虚无宝镜”,抵挡时间印记的冲击,心中暗暗吃惊:“张若尘已遭受圣意反噬,内伤极重,竟然还敢连续使用这么强大的时间攻击圣术?难道不怕又遭受时间反噬?”

    以前,缺以为以张若尘的时间造诣,能够连续让时间洪钟三响,就相当了不得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时间洪钟竟是一连响了五次。

    须知,时间洪钟每响一次,都会被时间圣相造成强烈冲击。若是过度使用,时间圣相会崩碎。

    时间洪钟五响,不知将多少阎罗族大圣震飞,让他们陷入虚弱状态。

    但,这些阎罗族大圣,仿佛不要命了一般,依旧向他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体急速旋转,引动体内的净灭神火,形成一条长长的锥子一般的火焰龙卷。

    十只金翼仿佛十柄锋利无敌的刀刃,将靠近过来的阎罗族大圣全部斩飞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有的阎罗族大圣,被金翼劈得圣躯破裂,鲜血飞洒;有的阎罗族大圣,被张若尘撞得化为一团血雾,圣躯爆开;有的阎罗族大圣,沾上净灭神火,变成一个火人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四个呼吸时间,张若尘打穿了阎罗族大圣形成的围攻防线,脱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后,留下了数十位重伤的阎罗族大圣,沾上净灭神火的大圣不计其数,甚至还有阎罗族大圣陨落,圣躯和圣魂都毁灭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似威风八面,以摧枯拉朽之势,将数百位阎罗族大圣杀穿,实际上,身上的伤势大幅度加重,刚刚脱困,便是一口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别的时候,他绝不会去和数百位大圣硬碰硬。

    幸好,他之前将阎罗族的顶尖强者,阵法师、符师,几乎都逐出了战场。要是刚才,冒出一个生死八子级别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,可以挡住他一两击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张若尘飞出白玉神树,便是见到风后和不死血族的大圣军团。

    见张若尘脱困而出,所有不死血族的大圣,皆是欣喜无比,看向张若尘的目光,充满了敬意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张若尘,让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不死血族竟是如此伟大,可以比阎罗族都要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击杀螭帝,获取了最关键的三千万积分,更是让张若尘在不死血族大圣中的地位,攀升到顶点。

    虽然张若尘受了伤,可是在他们眼中,此刻的他,犹如一座不可逾越的神峰。

    “若尘大圣,我们与你同战。”

    数百位不死血族大圣,几乎同时大喊。

    张若尘感知到身后,大批死族和阎罗族的大圣追了上来,于是,吩咐道:“我必须立即离开,寻找安全的地方隐藏起来,保护不死血族剩余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既然不死血族有大批强者在,张若尘不想逞强继续死战,更不想伤到圣意根本,先找地方,控制住体内的伤势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张若尘自信,以他的空间之道和无形无相三十六变,只要一心隐藏,谁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,将他找出来。

    风后面容精致而美丽,手持血色阿修罗剑,道:“你放心的去吧,本后和不死血族的大圣,必定拼尽全力拦截他们。”

    刚刚击败觋,风后身上充满自信,战意高昂。

    若无意外,命运神女的位置,已是她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张若尘探出右手,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一道空间虫洞镜面,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他正要通过镜面,跨越空间而去………

    忽的,一道携带凌厉杀戮之气的血红色剑光,劈碎空间虫洞镜面,剑光直斩向张若尘的颈部。

    空间虫洞镜面距离张若尘,仅有不到一丈的距离而已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快的剑,别说是张若尘,就算是万死一生境,甚至无上境大圣,也绝对避不开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剑光斩过,张若尘脖颈断开,人首分离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大圣,皆没料到,竟会出现这样的变故,纷纷厉声大吼。

    更多的目光,则是向风后盯了过去。

    风后的双手,血淋淋的。

    本是握在她手中的阿修罗剑,强行挣脱,飞了出去,斩断了张若尘的脖颈。

    婪婴的身体,从阿修罗剑中飞出,孩童一般的模样,发出刺耳的笑声:“张若尘,你在狩天战场上,出尽风头,斗天战地,击败一位又一位高手,夺走帝品圣意丹,将阎皇图和无疆都逐出了战场,更是修炼出了了不起的圣意。可是,你的所有成就,最终都将属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婪婴,你干什么?”风后沉声责问。

    婪婴瞥了她一眼,笑道:“我们的合作,是一起对付阎罗族,帮你登上神女的位置。放心,这两点我都会答应你。可是,如何处置张若尘,不在我们的合作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利用我?利用我,接近张若尘,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一剑将他杀死。”风后道。

    婪婴道:“我只是想要吞噬张若尘,和夺取他身上的圣意丹。炼化了他,说不一定,我不需要自己修炼,就能拥有二品圣意。”

    “风后,我和你的合作,依旧可以继续。我可以帮你们不死血族,对抗阎罗族的攻击,最终,夺取十族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在场诸位不死血族的大圣,最好克制你们的情绪,想想什么样的选择,对你们最有利。此刻若是攻击我,为张若尘报仇,等于是又多了一位大敌。为何不选择退一步?”

    “退一步,对我们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拼死战斗,最后得利的,只会是阎罗族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死去的张若尘,不值得。从现在开始,我将取代张若尘的位置,带领你们不死血族夺取十族第一。”

    虽然狩天之战,让不死血族的诸位大圣,接纳了张若尘,并且还有不少都颇为崇拜他,视他为目标和方向。

    可是,张若尘毕竟曾经属于天庭,杀死过无数不死血族修士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存在隔阂,不是短时间内,就能达到亲密无间的地步。想要成为患难生死的朋友,更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张若尘活着的时候,他们自然敬重他,发自内心愿意听从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可是,张若尘现在已死,要说有人可以不顾一切拼死也要为他报仇,却又很不现实。关系,还没有达到那一步。

    在不死血族的大圣中,估计只有瑜皇,有可能会那么做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大圣,一个个都眼睛血红,怒视婪婴,可是,最终都没有站出来。有的是惧怕婪婴的实力,有的是顾及不死血族的利益。

    婪婴看到这一幕,大笑一声,提着阿修罗剑,飞向张若尘的头颅,张开一张雾化的大嘴,就要将其吞入腹中,直接炼化。

    诡异的事发生,张若尘漂浮在虚空的头颅,双眼突然恢复神采,精芒爆射。

    “不好,张若尘没死。”

    婪婴察觉到不妙,急速爆退。

    可是迟了,张若尘嘴里吐出一口火焰,冲击在他身上,烧得他的身体,冒出一缕缕青烟。

    另一头,张若尘的无头身体,手持七星鬼莲,轰击在婪婴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婪婴的身体,被打得破碎,化为一团杀戮之气。

    七星鬼莲正要将所有杀戮之气全部收进去,可是,阿修罗剑却急速飞来,将所有杀戮之气,先一步夺走,收进了剑体。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阿修罗剑飞到远处,散发出来的光芒,将周围星空映照成血红色,绚烂而又诡异。

    剑体中,响起婪婴的冷声:“被阿修罗剑斩断脖颈,强大的杀戮之气,瞬间就会吞噬你的所有生机,并且摧毁你的气海。你怎么可能,还能活着?”

    婪婴刚才那一剑蓄势已久,而且出其不意,比当初劈斩缺的那一剑,蕴含的杀戮之气还要浓烈。

    当初,缺是提前有准备,调动虚无之力,化解了大量杀戮之气,所以身体一分为二,都没有死。难道张若尘也提前有准备,也能化解阿修罗剑的杀戮之气?

    婪婴不信。

    阿修罗剑何等强大的神兵利器,蕴含的杀戮之气,岂是人人都能化解?

    张若尘的头颅和身体,飞到一起,凝合为一体,身上燃烧着熊熊神焰,道:“我的五行混沌不朽圣体,又岂是你调动的那点杀戮之气,就能摧毁?”

    若是换做遇到血影神母之前,被婪婴劈这么一剑,张若尘还真没有把握扛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以他炼化了白苍血土的肉身,阿修罗剑也休想杀得了他。至少,以婪婴的修为,还杀不了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察觉到阎无神和缺的气息,脸色微变,目光略向风后盯了一眼,立即施展空间大挪移,跨越空间遁走。

    下一瞬,出现到五百里外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打开空间虫洞镜面,一步跨入进去。

    刚才张若尘的偷袭,和后面的话,镇住了婪婴。实际上,他体内的杀戮之气,还没有完全化解,战力大幅度下滑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逃离,要避开与缺、阎无神、婪婴正面对碰。

    而且张若尘猜不透,风后和婪婴的合作,到底包不包括他?

    刚才二人是不是在演戏?

    按理说,婪婴斩断他脖颈的那一剑,肯定有一个蓄力的过程。那时,阿修罗剑一直提在风后的手中,风后怎么可能毫无察觉?

    如果不是风后以命运之道,抹去了剑上杀意,张若尘怎么可能毫无警觉。

    况且此次狩天之战,张若尘风头太盛,让不死血族别的修士,全部都黯淡无光。只要他还活着,风后就算成为了命运神女,也肯定被天下修士议论,觉得她完全就是靠张若尘。

    此次参加狩天之战的不死血族大圣,也更崇敬张若尘,而不是她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神女。

    只有张若尘死,而且是失去利用价值之后,死在最后一天,才是风后最希望看到的结局。

    那时,她可以坐收,本属于张若尘的一切胜利果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的收尾,比我想象中要难,抱歉,又没能做到,收尾,估计还要一两章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武极天下  伏天氏 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  元尊  沧元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