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四百九十三章 七魂恐梦
    费仲成为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强者,自然是能洞察天机,明晓世间至理。只因,阎昱的威名太盛,才震慑住了他。

    宫南风一语道破假阎昱的身份,费仲自然是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堂堂矮人族的巨擘,“神灵不出、俗世称皇”的人物,却被几个百枷境、千问境的大圣戏耍,毁掉了自己苦心祭炼的傀儡分身,可谓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须知,费仲在天庭的修为实力和身份地位,还要远胜广寒界的吴祖、寂灭大帝之流。

    费仲怒叱:“你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我乃阎昱,半神之神。”张若尘一把挥开宫南风,要强行装下去。

    可惜,暗物质爆炸后形成的黑暗云层,散去了不少,变得淡薄。若真是阎昱,黑暗能量必定如黑洞一般永恒不灭,吞噬时间一切光和热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费仲口吐音波,四个字化为四种形态,分别为青月神徒、金甲骑士、神王举鼎、天鬼推磨。

    一个字,就是一种千问级高阶圣术。

    神徒高达千丈,头顶青月,光照万里。

    金甲骑士杀气凛冽,身后有千军万马的虚影,爆发出势如破竹的气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月的光芒涌动而来,如巨浪潮水,冲击得阎折仙和阎皇图向后倒退,无法与其抗衡。

    张若尘轻叹一声,激发出体内的神力,背后出现一只庞大无比的血凤神影。

    那是神力具象化的表现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这具身体,就是血后,使用一只神境血凤的神血,经过八百年的蕴养,达到了半神肉身的地步。因为,张若尘半神肉身的力量,很大程度都与那只血凤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张若尘最近一直在解析其中奥秘,以求施展出半神肉身的最强力量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全力以赴出手,以掌力,击碎头顶青月的神徒,又斩破金甲骑士,横扫举鼎的神王和推磨的天鬼。

    一连打出四击,连破费仲四种圣术。

    看似一气呵成,但,谁都看得出,“阎昱”破得勉强,头发都被金甲骑士一刀斩下了一缕,差一点头颅都飞出去。

    须知,这只是费仲随口喊出的一句话,形成的攻击。

    费仲彻底看清“阎昱”的虚实,眼中怒火燃烧,今日不杀此人,必定落下心魔。

    “够了!有我在此,岂容你天堂界的大圣逞威?”

    黑尸刹的手臂探出,化为一只数百里长的黑色龙爪,将意欲前去诛杀张若尘的费仲拦下。

    这一爪,龙气和尸气皆是浓郁至极,蕴含数之不尽的规则。

    费仲抬头看去,只感觉,鳞片形状的天空压了下来,将他撑起的道域一丈丈碾碎,最后,重重的落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费仲被一爪拍得急速坠落,体内圣气变得紊乱。

    “亡灵十刹果然恐惧绝伦,我不是其对手。”

    费仲心中,刚刚闪过这道念头,黑尸刹的第二爪横向拍过来。

    龙爪上,涌出千万道龙影,万龙奔腾咆哮。

    “开天破日。”

    费仲手中战斧举过头顶,施展出无上级高阶圣术,数之不尽的雷电从战斧中涌出。每一道雷电,都像一条电河,横贯数万里。

    张若尘、阎皇图、阎折仙、宫南风都在急速远遁,这是神境之下的巅峰战斗,哪怕被一道电光击中,都不是一件好受的事。

    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,一柄长达千里的巨斧影子,宛若冲破混沌一般,劈向临空而立的半龙半人的黑色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费仲,还差得远。”

    黑尸刹爆喝一声,化身为黑龙本体。

    庞大的龙躯中,释放出无穷无尽的神威,一爪拍下,顿时,巨斧影子碎裂,化为一片洒落千里的光雨。

    费仲口吐鲜血,急速向远处飞遁。

    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黑色神龙速度远胜费仲,顷刻间将他追上,嘴里吐出一枚霞光万丈的宝印。宝印中,飞出四个古老的龙族神文,再次击伤费仲,将他拦截下来。

    费仲深知黑尸刹在亡灵十刹中,战力只能排在倒数,速度却是数一数二,自己今日恐怕很难脱身。

    “再战下去,就是同归于尽的结局。”费仲沉声道。

    黑色神龙毫无惧色,道:“在你自爆圣源之前,回答我的问题,张若尘之死,到底是怎么回事?天枢针是不是被你们夺走?”

    显然,宫南风先前那句“若尘兄”,并没有让他们,联想到张若尘身上。

    毕竟,谁都不相信,张若尘可以从天道箭下活命。

    即便是黑尸刹和费仲被天道箭射中,大概率都会陨落。

    宫南风、阎折仙、阎皇图都情不自禁,向假阎昱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传闻黑尸刹,乃是命运神殿,使用一头纯血黑龙的神尸培养而成,只为杀戮而生,不惧死亡。他的战力,果然非同小可,轻轻松松便是击败费仲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知道张若尘是在故意岔开话题,不想告诉他们真相,因此翻了一个白眼,道:“费仲远不是黑尸刹的对手,我们是不是不用逃了?”

    “不,越是如此,我们才越是要逃,逃得越远越好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阎皇图道:“没错!费仲若被逼入死境,肯定会自爆圣源,与黑尸刹玉石俱焚。一位无上境大圣自爆,造成的毁灭力,不是我们挡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释放出圣气,将他们三人笼罩,刚刚转身,目光却凝固住。只见,不知何时,他们的身后,竟是坐着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先前却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白卿儿坐在虚空中,身下有一只石凳,放有一张石桌,更有一座石亭。

    石凳、石桌、石亭,就是在四人的眼前,从无到有,缓缓的显现出来。她就像是能够造物一般,诡异神奇。

    石桌上,出现了茶壶,茶杯。

    茶壶中,出现沸腾的茶。

    茶香在宇宙空间中飘浮,化为一道道雾桥。

    石亭外,出现假山、水池,地上凝聚出泥土,长出五彩缤纷的灵花,圣树,树上结满朱红色的果实。

    很快,一座仙境一般的岛屿,从无到有,一点点的诞生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阎皇图和阎折仙的见识,也都看得瞠目结舌,心中震撼无比。

    张若尘比他们更清楚白卿儿的可怕,目光紧紧盯着坐在亭中的她,精神力却在和葬金白虎沟通,问道:“这一次,怕是必须要借用你的力量才行了!”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,你最好别浪费这唯一的一次机会。以力破力,实为下乘。此女聪慧绝伦,却又自负至极,未必会杀你。你若能凭自己的实力,与其周旋,今后遇到更加强大的敌人,才不会第一时间想到我。当然,你若应对不了,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,只是我对你的能力会颇为失望。”葬金白虎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,快速平静下来,走上阶梯,步入进石亭。

    他径直坐到白卿儿对面,端起茶壶,倒满一杯。

    白卿儿一双妙目中,露出诧异之色,含笑道:“若尘公子见到我,竟然一丝惧意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惧?反正今后,要么我是你的人,要么你是我的人。自己人见面,随意一些不好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笑容满靥,那样子皎若太阳初升之朝霞,道:“你就不好奇,我是怎么找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想,问题不是出在商月身上,就是商夏身上。”张若尘细思片刻,道:“应该是商夏吧!难道你早就猜到,天道箭杀不了我?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做为葬金白虎的引导者,一支天道箭怎么杀得死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已经知道了!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我也是来到冰王星后,才偶然得知。恭喜若尘大圣,得神灵守护,今后必定一飞冲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我有神灵守护,还敢与我为敌?”张若尘眼神凌厉了几分。

    白卿儿淡淡的道:“葬金白虎出现在这个时代,不过病猫一只,注定无法虎啸天下,至少现在,我根本不怕它。它若现身,与我为敌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的声音,在张若尘耳中响起:“我收回刚才的话,与此女交手,我可尽最大力量帮你,没有次数限制。但,你得有十足的取胜把握才行,绝不能败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并非完全妄言。

    若是她足够强大,逼得葬金白虎施展出超过天地规则容许的力量,那么,葬金白虎肯定会遭受天罚,以至于有陨落的危险。

    她将葬金白虎和张若尘,看的很透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知道天道箭杀不死我,却故意派遣商夏去取我的尸身,莫非是料到,我一定会擒她,而不是杀她?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上官阙在我手中,你当然不会杀商夏。你必须拥有,与我谈判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在神女楼,你是故意暗示我,老师在你手中?”张若尘盯着她的双眼,想凭真理之道,看透她的内心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的却是两座深渊,他眼前出现无数幻象,意识变得模糊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白卿儿嘴角微扬。

    “池瑶,我待你如挚爱,你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张若尘大吼一声,向前一扑,从床榻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发现,自己刚才陷入了梦境。

    是一个噩梦!

    梦中,他遭遇了很多修士的围攻,包括小黑、池瑶、孔兰攸、阿乐、风岩、项楚南、血后……,最后,是池瑶一剑刺穿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醒来后,他出现在金色的床榻上,房间中富丽堂皇,墙上挂门古画。

    “尘儿,你又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云武郡王的王妃“林妃”,穿一身宫装,推门走了进来,眼中充满关切。

    “娘亲?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着眼前这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,只觉得自己此刻的状态有些古怪,可是,眼前的一切,又如此真实。

    林妃轻抚张若尘的额头,安抚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浸在温暖的母爱中,身体轻轻靠了过去,突然,头颅剧烈一痛。林妃的脸,忽然变得狰狞恐怖,以手指,捏碎了张若尘的头盖骨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灵魂,从躯体中飞出来,看着床榻上自己的尸体,头颅粉碎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而林妃,却如一个疯子一般,嘴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娘亲,你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张若尘大吼一声,从床榻上坐起,嘴里大口喘息。

    睡在他身旁的木灵希,穿着贴身的月白色睡衣,也坐起来,清亮如水的眼眸中,露出困惑的神色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又看向木灵希,随之将她拥入怀中,闭上眼睛长长吐出一口:“一个梦而已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忽的,张若尘心口巨痛,一把推开木灵希,瞪大双眼看着她手中的心脏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血窟窿,声音干涸的道:“为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木灵希偏着脑袋,冷笑道:“我也是不死血族,我也想要吸血,你的心,应该很美味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噩梦反复不停的持续,每一次都像是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阎皇图、阎折仙听不到石亭中的对话,但是,他们却认识白卿儿,知道她的身份,更知道她和张若尘因为极品本源神晶之事各执一词,可谓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突然,张若尘趴在了石桌上,陷入昏睡,身体不停颤抖,嘴里喊出一道又一道惊恐的声音,双脚时而蹬动,双手时而抽搐。

    宫南风掐指推算,脸色惊变,震惊的看着白卿儿,道:“糟了!白卿儿是本源掌控者,修炼了《云梦十三篇》,张若尘陷入了她的七魂恐梦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妖女,果然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唤出符笔,勾画符纹。

    宫南风拦住了她,苦着脸道:“她修为强绝,就算我们三个加起来,也会被她一根手指按杀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盯着痛苦至极的张若尘,道:“那怎么办?你快请黑尸刹出手,现在只有他,才能救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因为和白卿儿的距离很近,宫南风推算出了她很多东西,可是,知道得越多,脸色越是难看。因此,阎折仙让他求助黑尸刹的时候,他却一言不发,只是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白卿儿听到了宫南风刚才的话,目光落在他身上,瞬间看透了他的一切,笑道:“难怪能够推算出我的秘密,我道是何方神圣,原来是天枢针的器灵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冲她一笑,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黑尸刹和费仲早已察觉到白卿儿的气息,没有继续交手,可是,却将精神力都笼罩过来,想要探查白卿儿的修为高低。

    “你们居然敢探查我,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声音清美柔和,坐在石凳上,虚手探了出去,掌心出现一座虚幻宇宙,不知多少万亿道圣道规则在宇宙中流动,将黑尸刹和费仲的精神力吸走。

    费仲惊恐不已,发现精神力不受自己控制,源源不断流失。

    从未发生过,如此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神也未必做得到吧?

    “此女太古怪,不能坐以待毙,一起出手?”黑尸刹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费仲很果断,应了一声,劈出战斧,一道千里长的巨斧影子,直向石亭落去。

    黑尸刹操控宝印,变得城池那么巨大,碾碎层层空间,紧随巨斧影子攻向白卿儿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伏天氏  掌中之物  帝霸  汉乡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