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 营造一个乱世
    能开天辟地的巨斧影子,还没触碰到石亭,便是变得虚淡,似被吸走了能量,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费仲何曾见过这么诡异的事,惊得差点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而黑尸刹打出的宝印,却不知怎么的,化为一粒光点,落入白卿儿手中。

    她掌心,浮现出纯白无瑕的火焰,顷刻间,炼化了宝印,镇压了器灵。

    费仲和黑尸刹哪一个不是威震寰宇的存在,可是两人联手打出的攻击,却被白卿儿轻轻松松化解。站在石亭外的阎皇图和阎折仙,心神巨震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白卿儿看了看手中的宝印,道:“倒是一件不错的神遗古器,可惜没有达到至尊圣器的级别,它曾经的主人,也不够强大,威力有限。”

    费仲和黑尸刹的精神力,已是流失殆尽。

    他们想也不想,立即催动秘术,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极致速度,向两个不同的方向逃走。

    速度,超过万倍音速。

    虽然黑尸刹不惧死亡,可是,白卿儿太强大了,继续攻击,不会有任何作用,自然只能逃遁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了我的秘密,竟然还想逃?”

    白卿儿站起身来,走到石亭边缘,目望逃到数万里之外的黑尸刹,雪白晶莹的玉手探出去。

    顿时,宇宙空间中,出现一只长达数万里的手影。

    五根手指,似五根霞光天柱,禁锢住了化为黑龙本体的黑尸刹。黑龙身上迸发出惊天动地的神力,搅动空间,扰乱天地规则,力量波震碎一块块宇宙岩石。

    白卿儿五指一收,巨大的手影,犹如擒拿一只泥鳅一般,抓住黑龙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黑龙的神躯爆碎,龙鳞、龙骨、龙头、龙爪……解体飞走,散落在一片血腥腐臭的虚空,有神光,依旧在残尸上闪烁。

    阎皇图、阎折仙、宫南风,连呼吸都屏住,心脏似停止跳动。

    亡灵十刹之一的黑尸刹,便是如此轻易被人一爪隔空捏杀?

    即便是伪神出手,也未必能做到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白卿儿?

    她真的还只是神境之下的修士

    本是在逃的费仲,惊恐的发现,原本应该在身后数万里之外的石亭,出现在了自己前方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脸上露出苦色,道:“这是什么力量?空间?幻术?迷阵?”

    白卿儿站在石亭边的台阶上,黑发摇曳,秀丽如画,道:“你精神力被我吸收殆尽,当然察觉不到发生了什么事。告诉你也无妨,只是一道精神力攻击而已。你的精神和思维皆受了影响,自己以为是在向前逃遁,实际上,你转了一个圈,又逃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费仲能够成为无上境大圣中的顶尖强者,即便精神力被吸走,圣魂和五感依旧强大,被白卿儿如此玩弄于股掌之中,只能说明,她的手段太高明,再怎么反抗,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费仲放弃逃遁和自爆圣源的念头,躬身一拜:“白姑娘天下无双,费仲拜服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,你可不是这么称呼我的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费仲脸色变了又变,硬着头皮,道:“在下愚钝,没明白姑娘所指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被张若尘他们骗得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傀儡分身,但,你还是聪明的,至少很识时务。所以,在我面前,就不要装糊涂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费仲汗流浃背,双腿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用如此害怕,你的实力不错,有一定价值,所以,我不会杀你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费仲略微松了一口气,身体躬得更低,道:“先前我对阎昱……不,对张若尘说的那两个字,指的并不是白姑娘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字,自然是“贱人”二字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我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割掉自己的舌头,跪下来,喊我一声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死。”

    费仲浑身颤栗,内心在思考和挣扎,最后,眼神一厉,掌心浮现出圣芒,催动手中战斧。

    白卿儿的声音,再次响起,道:“每一个人,都不是天生强大,皆有受辱之时。你为何一定要选择死路?为何不忍辱偷生,将来寻求机会报仇雪耻?你要相信自己的内心强大,百折不挠,即便臣服于了我,心也没有屈服。若是现在死了,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,再也没有未来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的每一个字,都如魔音一般,强行灌入费仲耳中。

    渐渐的,费仲掌心的圣光散去,双眼闭上,虽然还保持站立,可是整个人却摇摇晃晃,陷入昏睡和梦境之中。

    白卿儿满意的点了点头,忽的,察觉到了什么,目光颇为诧异的望向,趴伏在石桌上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只见,张若尘的身上,释放出星辰一般的光亮,抬起头来,双眼恢复清亮。两颗眼球中,各出现一片星海。

    白卿儿带着一股香风,走了过去,道:“我没有想到,凭你的真理之道造诣,可以冲破我的七魂恐梦,看来你渡过第十层真理之海,得到的不仅仅只有真理奥义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多疑了!谁说只有真理之道,才能冲破梦境?我的心,不知被锤炼了多少次,区区梦境,奈何得了雲桓铁血王、苍白子那些人,却奈何不了我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是吗?要不,再试一次?”

    张若尘回避白卿儿的目光,拒绝与她对视,道:“好吧!我承认你的七魂恐梦很厉害,若不是你分心击杀黑尸刹和对付费仲,以我现在的精神力强度,未必能冲破梦境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直视张若尘,道:“你在掩饰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掩饰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瞒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!告诉你也无妨,我的确有真理奥义,而且还不少。你若想要,只需杀死我,就能夺取过去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认为,我不会杀你?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,就算是奥义,也动不了你的心。你很自负,喜欢挑战不可能,喜欢极尽的刺激。收服一位元会级天才这样的挑战,比唾手可得的真理奥义,更让你期待和兴奋。你已经擒住我两次,只差最后一次,我就输给你。你难道不想试试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自认为了解我,这才是一种自负!”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尖锐,时刻固守本心。

    白卿儿又道:“强者对弱者说的话,哪怕再狂妄和离谱,都是自信。弱者对强者说的话,哪怕本身是对的,也是自负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那番话,本没有错,但你不该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不得不改变主意,其实杀了你,也能获得不少好处。何必要去赌一个不确定的将来?”

    刹那间,白卿儿身上杀气外溢。

    杀气化为血雾,凝成一柄柄血剑,直向张若尘飞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大吼道:“你不会杀我。”

    血剑停在了他的面前,最近的一柄,剑尖已抵在张若尘眉心。

    石亭外的三人,听不见石亭中二人的对话,但是,却被感受到白卿儿突然爆发出来的冲天杀气。

    那股杀气,直指人的内心和魂灵,让他们三人无不胆寒,以为张若尘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但是,血剑却停在了张若尘面前,这让他们万分不解。

    杀气和杀意,不可能有假。

    白卿儿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居然被你猜到了,这就没有意思了!”

    白卿儿衣袖一挥,血剑尽数散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恢复从容自若,笑道:“不难猜!你的目的,从来都是本源神殿,而不是我,也不是真理奥义。在没有找到七手老人,和得到极品本源神晶之前,你绝对不会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故意装着要杀我的样子,只是想要吓破我的心理防线。心理防线一破,你就能从容的使用梦境控制我,就像此刻的费仲。”

    “费仲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意志很强,只凭你几句话,收服不了他。所以,你最后还是使用了梦境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高挑而又纤柔的身姿,坐到张若尘对面的石凳上,望向昏睡中的费仲,道:“无上境大圣是不会屈服于我的,只能试一试,万一成功了呢?其实,你能守住心理防线,我并不气馁,反而很高兴。毕竟神境之下,对我而言,有挑战性的事越来越少。一个人若是缺乏挑战之心,必会归于平庸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不直接突破到神境?你挑战神灵?”

    张若尘提起茶壶,为她倒满一杯茶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知道血绝战神和荒天,在无上境时有多强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翻阅过很多书籍,看到过不少血绝战神和荒天在大圣时期的传说和战绩,可是,毕竟都只是记载在书籍上的东西,不亲眼看见,根本不会知道其中奥妙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他们二人生在一个万古难遇的乱世,是历史上最惨烈、最混乱、最天才辈出的时代。他们能在那个时代脱颖而出,是非常不容易的事,也达到了后世难以超越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纵观万古诸天的历史,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天才总是会在某一个时期集中出现。而那个时期,大多都是乱世。

    所谓,时势造英雄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是想超越血绝战神和荒天曾经的高度,却发现自己与他们还差得远,所以,将希望寄托在了本源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对了一半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那另一半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猜一猜,如果猜对了,今日,我就饶你性命。我猜你身上就有极品本源神晶,只需杀了你,就能夺得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迟疑了一瞬。

    就这一瞬,白卿儿脸上浮现出笑意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自己猜对了,张若尘身上果然有极品本源神晶。

    张若尘自然也明白,自己不该迟疑,但已经犯下的错误,后悔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白卿儿一把抓住张若尘的手腕,五根手指如玉葱一般细柔,可是,张若尘的半神肉身,也无法反抗,眼睁睁的看着她将手指上的空间戒指取走。

    白卿儿从空间戒指中,找到了唯一的那枚极品本源神晶,托在手中,将空间戒指随手丢在了石桌上,似乎对戒指中的至尊圣器也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她道:“现在,你失去了唯一的依仗,想要保住性命,就好好的猜,猜错了,真的会死。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流失。

    白卿儿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,所做之事,早已脱离常人认知的范畴。

    想要猜到她的所思所想,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好了!我的时间很宝贵,不能再浪费在你身上,看来你终究还是得死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身上没有杀气,很平静,可是,当她伸出手指之时,张若尘却丝毫都不再怀疑,她将杀死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乱世。”张若尘喊出口。

    白卿儿的手指停了下来,看了他半晌,眸中浮现出一道异样的光亮,笑道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长长松了一口气,道:“你先前说,血绝战神和荒天,之所以能够成长到那样的高度,乃是因为上一个元会的乱世造就。”

    “乱世中,血绝战神和荒天都没有一个安定的修炼环境,来自同辈修士的威胁,来自神灵的威胁,来自千军万马的威胁,随时可能战死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他们身边天才无数,每天都在战斗和杀戮,可以得到无数磨砺。在磨砺中,不断提升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些,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韬光养晦,藏身暗处,从不显露自己的力量。这样的情况下,你又怎么可能超过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猜,在没有乱世的情况下,你想自己造一个乱世。一个可以将无数圣境高手吸引出来,甚至引出神灵的混乱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极品本源神晶出世,是你故意为之?”

    白卿儿笑饮下张若尘倒满的茶,道:“否则,你以为神女十二坊,连极品本源神晶都识别不出,让它随随便便就流传到了赌城中?还恰恰被十多个顶尖的地狱界大势力看到?而且,还是在玉煌界开启的这个敏感时间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那么,七手老人呢?也是你的人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!这个老家伙,比我想象中,还要老奸巨猾,几乎让我失去了对大局的掌控力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所以,你对七手老人的了解并不多,那场赌局,就是为了试探他?你为何要杀他?”

    “我若想杀他,他早就已经死了!我的目的,是擒拿他,让他亲自带我去找本源神殿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所以,七手老人逃走之后,你只能退而求其次,盗取了本打算分给地狱界各大势力的五枚极品本源神晶。可惜却发现,五枚极品本源神晶被人掉了包。因此,你必须要找到七手老人,或者极品本源神晶,否则你将失去对大局的掌控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本源神殿就是你的饵,用来营造一个小小乱世,将各大势力的强者都吸引出来,用于磨砺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一切必须是在玉煌界开启之后,才能进行。否则本神神殿出世,必定惊动无数神灵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有一点点你猜错了,我根本没打算,要把五枚极品本源神晶分给地狱界各大势力。就算他们没有极品本源神晶,也会自动追到,我想要他们追到的地方。你看,冰王星现在的局面,多么的混乱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在机封圣府中,你是故意放我们逃走?”

    白卿儿摇头,道:“我只是不想暴露我自己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还有两点不解。第一,为何五枚极品本源神晶,一定要送去命运神殿。是为了让命运神殿,加入进你的这场游戏?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只是命运神殿,而是整个地狱界,或许还要加上天庭的一些势力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笑道:“十七大势力,从命运神殿追到冰王星,又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,你不会认为,地狱界的各大势力和天庭万界,依旧坐得住?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?你知道一旦遭受反噬,不仅你得死,整个神女十二坊都得灰飞烟灭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白卿儿不以为意,道:“你的第二个疑问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平复心中的震撼,道:“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却没有人推算到你。你到底怎么做到的?你的背后,到底是何方神圣在帮你掩盖天机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不能回答你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冰皇吗?”

    白卿儿望向冰王星的方向,道:“你最好别诽谤他老人家,这里离冰皇星,还是很近的。你能猜对我想法中的另一半,说明你的内心,其实和我一样疯狂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,可惜你年龄小了一些,没法成为我的对手,否则我也不必如此弄险。你的那位未婚妻倒是不错,继承了昆仑界一些了不起的人物的遗产,可惜太急着突破成神,否则我一定会去昆仑界会一会她,将她杀死。现在看来,只能成神之后,再杀她练手。你会不会感激我?”

    “哏哏。”张若尘冷笑。

    白卿儿站起身来,道:“走吧,该离开了!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奥云小行星带……不,本源神殿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含笑看向他,道:“跟我一起走,我带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杀戮。韬光养晦这么多年,需要无尽的战斗和压力,才能将我毕生所学融会贯通,等我一路杀到本源神殿,或许就能彻底超脱,达到我想达到的那个境界。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国色芳华  韩三千苏迎夏  斗罗大陆  三寸人间  南方财富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