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五百九十一章 无头神魔
    两尊女性神灵皆美艳动人,却又强势无比,性格上有很多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越是强势,占有欲也就越强。

    张若尘很头疼,天堂界派系和地狱界的神境巨头,随时可能降临,她们都绝顶聪慧,难道不知?这个时候战起来,绝非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池瑶见不得光,白卿儿亦需要隐藏身份。

    头疼,实在是头疼。

    张若尘喊出了“住手”两个字,可惜,声音被淹没在了两尊神灵的神气海洋中,连声音波澜都没有激起。

    对于池瑶,张若尘最初是充满了仇恨和疑问。

    后来随着对八百年前的真相,了解得越来越深,他心中的疑问,更大于了仇恨。对这个曾经自己深爱的女子,在自己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女子,充满了不解和困惑。

    若是说她已经无情,为何成神前的情劫,要找他来渡?

    若是说她真的不想来本源神殿,以她的性格,就算龙主的话,怕是也不会听。

    若是说她池瑶真的罪该万死,可是昆仑界的修士却都视她为天下之主,中兴之皇。他最信任的表妹孔兰攸,从最开始敌视她,到后来与她站到了一起。他曾经爱过的女子黄烟尘,更是彻彻底底的认可了她,不惜走到他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极其苦恼,有时候不禁怀疑,是不是自己错了?

    从他体内流淌着不死血族血液的时候,就已经错了!他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他错了,为何没有人来告诉他?为何没有人来教他怎么做才是正确的?给他指一条路。难道他张若尘竟是连一个敢对他说真话的挚友都没有?

    难道敢对他说真话的,全都是敌人?

    那些敌人说的才是真的?

    他就是元会级巨奸,就是昆仑界的叛徒,就是人类和不死血族的杂种?做的都是错的?

    人生这条路上,谁都需要解惑者,引导者,在迷惘中认识真我,在自我放纵中惊醒,在错误的道路上止步,在思想的悬崖峭壁上有人搭一把手。

    每一次,张若尘都是自己在悟,在反思。

    但是,人之所以称为人,在于人的心是会有波动的,会因为外界事物引起变化,最后出现偏离,每一个人都是矛盾的结合体。

    人在犯错之前,都会拼命给自己找理由,告诉自己必须这么做,只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对与错的界线,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池瑶女皇和白卿儿争锋相对,神威对冲,气势碰撞,谁都没有注意到下方的张若尘状态极为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今日,本皇倒是想要领教一番所谓的神境元会级天才的实力,可惜你还没有凝聚星魂神座,未免太嫩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池瑶女皇唤出滴血剑,剑上血芒冲天,使得上空出现滚滚血雾,化为一片无边无际的血海。

    论修炼时间和年龄,白卿儿更在池瑶之上。

    论成神的时间,池瑶也就成神了数年而已,正如如此,白卿儿是一点也不惧她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你在地狱界,难道还能使用星魂神座的力量?其实,像你这样可悲的女人,心境早已大乱,我即便还没有凝聚星魂神座,要胜你也是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可悲?”池瑶女皇声音沉冷。

    白卿儿淡淡的道:“何止可悲,简直可怜。有子女却没有丈夫,身为天庭的神灵,子女却在地狱界。所谓的昆仑界女皇,不过只是孤家寡人一个。所谓的神灵,却连一个凡间最普通的女子都不如。你不可悲,谁可悲?你可怜,谁可怜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巨石祭台顶部。

    血湖和剑岛组成的陷阱,毕竟已经过去无尽岁月,布置陷阱那位存在的力量,早已快要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此刻,血湖中的血水化为了血气,已经散去。

    破入神境的血灵仙,站在干枯的血湖之畔,听着下方传来的一道道对骂之声,静立不动,没有要闯入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冥王不知何时也来到巨石祭台,站在血灵仙的对面,隔湖对峙。

    他感受着从湖底涌上来的两股神力波动,却也同样没有要闯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尊神灵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湖畔,身形卓然,气定神闲,竟忘了分属天庭和地狱的阵营,应该战上一场才对,都竖起耳朵,认真的听着。

    纪梵心第一个察觉到张若尘的不对劲,连忙呼唤:“张若尘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道剑气,从张若尘体内飞出,斩去心中种种杂念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目睁开,对着她轻轻摇了摇头,唤道:“白虎!”

    下一瞬,葬金白虎在张若尘的身旁显现出来,身上释放出比池瑶女皇和白卿儿更强的神威气势,嘴里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嘶吼。

    虎啸声,不仅传出巨石祭台,更是响彻本源神殿废墟,十万里外都可隐隐听见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上方,原本血月的位置,一层薄薄的石壁,被音波震得破碎而开,与祭台顶部连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站在血湖之畔的血灵仙和冥王,各自向后退了数步,似乎不太想下方的几人知晓,他们一直站在上面。

    池瑶女皇和白卿儿终于停了下来,目光投向下方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幽邃而又冷然,道:“池瑶,你走吧,立即走。六柄神剑,我会亲自去往昆仑界取回,到时候,所有恩怨一起解决。”

    池瑶深深的盯着张若尘,眼神锐利无比,可是心中却在思考,自己今日的做法是否太过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上方,传来一道剧烈的震荡。

    空间中,出现一圈圈涟漪,从上而下蔓延。

    即便是笼罩池瑶和白卿儿的神云,亦是被震得颤动,出现溃散的迹象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攻击,绝不是一般的神灵可以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向上空望去,心头一紧,意识到真正的神境巨头即将驾临。也不知属于地狱界一方,还是天庭界一方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池瑶和白卿儿,化为两道流星般的神光,先一步飞到巨石祭台的顶部。

    随后,张若尘和纪梵心乘坐葬金白虎,亦是到达祭台之顶。

    抬头向上望去,张若尘看到震撼至极的一幕。

    头顶的星空中,出现了一尊高达不知多少千里的神灵巨魔,他没有头颅,眼睛和嘴巴都长在身体上,一手持盾,一手持斧。

    神躯占据了头顶星空的三分之一区域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斧劈斩而下,震得满天星辰颤动。

    星辰之间,密密麻麻的阵法铭纹显现出来,抵御他的攻伐。

    可是,依旧有星辰崩碎,化为火球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波,穿透阵法层,落到巨石祭台上,若不是四尊神灵的抵挡,以张若尘和纪梵心的修为,根本扛不住这股震劲。

    这些星辰,都悬浮在海中,是守护本源神殿阵法的阵基。

    那尊无头神将,要直接破开海水中的阵法,降临到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这位,乃是罗祖云山界的护界魔神,亦是昔日你们昆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说,我知道他是谁。九黎神殿的青黎王,蚩刑天。可惜了,昔日威震星空的绝代战神,却被斩掉头颅,炼成了没有思维的魔将。”

    血灵仙如此感叹一声,目光转而投向池瑶和张若尘,道:“地狱界诸神顷刻间,就要降临到本源神殿,我们必须立即离开。”

    冥王道:“张若尘不能跟你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血灵仙道:“他离不离开,不是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舅舅,我说了还真就算,你们一群外人,还想干涉我血绝家族的家务事不成?”冥王直接将恒星神剑收了起来,准备赤手空拳,与血灵仙打上一场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皆是投向张若尘,想要知道他自己会做出何种选择。

    张若尘视线落在池瑶身上,道:“我踏入神境之时,便是去昆仑界找你之日。”

    池瑶手托混沌时空莲,以它的力量,强行撕破此处的空间,打开一道数丈长的空间之门,与血灵仙,还有返回此处的海棠婆婆,一起踏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在神境等你。”

    空间之门闭合时,池瑶的声音,从里面轻飘飘的传出。

    本源神殿的阵法和神纹,已被那尊无头魔神毁了大半,无法阻挡他们破开空间离开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张若尘心中深处长长松了一口气,转而望向白卿儿道:“你不走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走啊,我又没有混沌时空莲那样的宝物。不过,的确该走了,张若尘,我也在神境等你,记得一定要来神女十二坊娶我。”白卿儿显得很镇定,漫步向巨石祭台下行去。

    走了一半,她忽然停下,转身,十分严肃的道:“你若无法达到神境,或者不来娶我,我会报复你的。若是报复不了你,我会在红尘中沉沦,找无数个像你一样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一震,苦笑道:“你是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是一个开玩笑的人吗?我们二人走到了一起,的确是因缘巧合,可是,我是一个认真的女人,看中了你,你就必须对我负责。千万不要死在了神境之下,否则,你会死得很后悔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嫣然一笑,化为一道白色流光,冲入进灰蒙蒙的废墟世界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这一刻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后悔,有一种女人,一旦沾上,的确非常麻烦,很容易就被反噬。

    “不用想了,千万不要试图和女人讲道理,她们的想法你懂不了的。走吧,我们该走了!”冥王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舅舅在本源神殿中,得到了多少本源奥义?”

    “本源奥义?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宝物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张若尘仔细的盯向冥王,眼神发怔,很想看清楚冥王到底是真的没有去夺取本源奥义和各种宝物,还是单纯的只是不想分他一份?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大奉打更人  汉乡  儒道至圣 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  狼与兄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