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八百四十七章 自惹麻烦
    整座小镇,包括附近百里之地的数座山丘,皆被大圣的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大圣血液蕴含的庞大能量,更胜岩浆,本是应该让泥土燃烧,冰雪融化。可是,在这里,所有血液都像是失去了能量,只如红色的水。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站在血水中心,没有再出手,目光落向神女十二坊的四位秀色可餐的楼主,没心情欣赏美色,狞然一笑:“他们都死了,东西没在他们身上。那么,在你们身上?”

    四位楼主皆是大圣中的顶尖存在,傲视俗世的人物,可是现在却个个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想逃,却又知绝对逃不掉。

    对方不仅修为强大,而且手段狠厉。

    大圣和伪神,终究还是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夜曼曼强行压下心中惧意,道:“东西没有在我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都到了这个地步,还想欺骗老夫?”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笑了笑,又道:“其实,你们完全没必要这样,反正最后那件东西也会回到神女十二坊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夜曼曼眼神毅然,道:“都到了这个地步,我何必去欺骗一位伪神?你若执意相逼,我只能自爆圣源,同归于尽。以我的精神力造诣,你很难阻止得了我吧?”

    “何必呢?我家主人,是想与神女十二坊交朋友,而不是交恶。”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显然还是有几分忌惮,如此说着的时候,身形如黑风,急速后退。

    原本站在他身后的两位战仆,则是向前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目的,只是夺取那件东西,别伤了四位楼主的性命。”独眼灰袍老人如此吩咐了一句,同时,他身上有神气逸散出来,形成神气场域,将欲要逃走的四位神女十二坊大圣缠绕。

    “若是她们将东西藏起来了呢?”一位战仆,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冷酷的道:“那便搜魂。”

    四位楼主自然不肯坐以待毙,一旦被搜魂,影响修炼根基是小,暴露了神女十二坊的秘密,她们回去之后,也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但,被一位伪神的神气压制,她们哪里是两尊黑暗神殿大圣的对手?

    片刻后,持笛的那位女子,被一位战仆一锤打得从半空坠落。还没落到地上,就被那位战仆蒲扇般的大手,一把抓住纤腰,重重按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五指如铁条,压得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重创之下,她护身道域崩碎,红唇中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那位战仆的另一只手,五指指尖逸散出黑色电流,抓向持笛女子的头颅,欲要搜魂。

    “陆依。”

    夜曼曼急速飞过去,想救持笛女子,但是,却被独眼灰袍老人一道鞭子般的神气抽飞,胸口如被刀斩,出现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剩下两位楼主,即便燃烧圣血,拼尽全力也只能与另一位战仆打得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伴随黑暗神殿战仆的笑声,持笛女子痛苦的挣扎,却如被饿狼逼入角落的小白羊,显得那么的无力和娇弱。

    “你们黑暗神殿欺人太甚……”持笛女子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道木头敲击声,从客栈中传出。

    音波如巨浪,击穿独眼灰袍老人的神气场域,撞击在那位压着持笛女子的战仆身上,将其掀飞。他向后翻滚,本是人类的身体,皮肤碎裂而开,化为一只数十米高的黑色异兽。

    另一位战仆,也被音波击中,化为体躯庞大的大圣级异兽。

    霎时间,这片被鲜血染红的冰雪天地,变得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只剩下风雪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,两只大圣级异兽,神女十二坊的四位楼主,目光皆是向那座客栈盯过去,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没想到啊,居然还有高手。那么东西一定是在你的身上了!”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眼神一沉,手臂一挥。

    顿时,两只大圣级异兽仰天咆哮,浑身黑色雷电涌动,四足蹬地,爆发出震慑人心的战威,冲向已经倾斜的客栈。

    二兽身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一只爪子,就有客栈那么巨大。

    但,它们还没有冲上去,身躯便是龟裂,向后倒飞。

    当落到地上的时候,两只大圣级异兽已是化为尘沙,就连圣骨和圣源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独眼灰袍老人彻底被惊住了,头发发麻,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四位楼主面面相觑,眼中尽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张若尘持着两截木梆子,从客栈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本是凹陷坍塌的小镇,向上耸起,地面变得平坦,地裂合上,一切都恢复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坐在老槐树下的石头上,自顾着敲击起来,嘴里还轻轻的哼唱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两块木头而已,却敲击出玄妙的音律,如珠玉撞击,如倾盆大雨,如天地雷鸣,犹如清风云雾。

    神女十二坊的四大楼主,分别以琵琶、笛、竖琴、笙为战兵,自然是音律大家。

    但,那老者手中的乐器,她们却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乐器演奏出来的音律,算不上阳春白雪,可是却蕴含世间大道,与天地契合,能够直击修士的魂灵,震撼内心。

    雷鸣袭来,她们浑身颤栗。

    清风拂来,她们感觉到身体前所未有的舒爽,先前受的伤,都不再有疼痛感。

    倾盆大雨落下,她们忍不住伸手遮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实际上,哪有什么雷鸣、清风、大雨,不过只是她们沉浸到了张若尘的乐章之中。张若尘没有施展幻术,她们迷失在自己想象出来的幻境中,甚至忘了自己拥有大圣境界的修为。

    等到张若尘停下来的时候,她们才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音律造诣,如此简单笨拙的乐器,居然可以奏出如此令人迷醉的曲子。”名叫陆依的持笛女子,如此深深的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还是曲子?这是已经以音律入道,达到了我们无法理解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,是一位神境的前辈高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位女子的眼中,皆是露出敬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对方如此演奏一曲,显然是不想继续杀戮。

    以暗合天道的音律,让他们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已经被吓住,连忙上前,躬身行礼,道:“在下黑暗神殿墨云图,拜见前辈。以前辈的修为,拿去那件东西,晚辈没有任何意见。但,我家主人对那件东西势在必得,不知前辈,可能留下姓名?晚辈回去后,也好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家主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,乃是黑暗神殿十二灵神之一,青玄。”独眼灰袍老人说出这话的时候,眼中露出傲然之色。

    甚至觉得,对方如果识趣,应该主动将东西交出来才对。

    毕竟,天下间敢得罪黑暗神殿的修士,又有几个呢?

    敢与青玄灵神为敌的,自然是更少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那你回去告诉你家主人,东西不在我身上。至于我的名讳,你就不必知道了!”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眼神一沉,却又不敢发作,道:“好!晚辈一定将这话,原原本本告诉主人。”

    独眼灰袍老人化为一道神光,冲天而起,消失在云层中。

    持笛女子陆依,身穿鲜艳的蓝色彩裳,肌肤晶莹如玉,只不过,嘴角还有血痕。

    她来到客栈外,对张若尘躬身一拜,道:“晚辈陆依,没想到前辈乃是绝代高人,先前多有得罪,还请前辈莫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若是那种小心眼之人,先前怎么可能救你?”抱着竖琴的女子,娇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依脸上不再有一丝冷傲,十分恭敬,道:“没错,晚辈还要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救你们,只因与你们神女十二坊有些渊源,无法做到视而不见。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!”张若尘挥了挥袖,转身走进客栈,又道:“记得把外面清理干净,莫要影响这小镇的清静。”

    四位楼主站在外面,相互交流,最终,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持笙和抱着竖琴的女子,前去清理战场。

    夜曼曼和陆依走进客栈,却见那位老前辈,正在抱出一捆草料,喂食黄牛。

    夜曼曼声音柔美,悦耳至极,吟吟笑道:“原来前辈竟是隐世在这里神灵,可叹那蒙生,还以为你老人家是一个凡人,自己送上了门来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理会她们,又去井中打水,准备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陆依将玉笛挂在腰带上,快步走到井边,帮张若尘打水。

    她浑身芳香,一颦一笑都能颠倒众生,能引诱圣佛破戒,也能让老迈垂死之人一柱擎天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是故意在魅惑张若尘,也不敢这么做,只不过媚骨天生。

    夜曼曼道:“那件东西,对神女十二坊至关重要。但是,放在前辈手中,却会给前辈惹来天大的麻烦,恐怕今后再也无法清静。神女十二坊可以拿出任何东西,与前辈交换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们说的那件东西,真的不在我这里,我也完全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再好的东西,张若尘都曾拥有过,也能将之舍弃。所以,的确是对他们争夺的东西,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夜曼曼道。

    陆依蹙眉,道:“我想前辈是真的没有拿那件东西,否则,肯定会杀了所有修士灭口,怎么可能救我们?怎么可能放走墨云图?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件东西明明在蒙生身上。”夜曼曼道。

    陆依道:“这下才是真的麻烦大了,天下修士,肯定以为东西落入了前辈手中。很有可能,从一开始,这就是一个陷阱!”

    张若尘虽然对他们争夺的东西没有兴趣,可是,听夜曼曼和陆依这么一讲,似乎自己的确是要被麻烦缠身了!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蒙生,就是那个夜叉族大圣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迈着缓慢的步伐,走到客栈外,目光凝视地上的血迹,叹息一声:“蒙生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亲眼看见,他被石族大圣韫广镇杀。”夜曼曼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是装死的,他的隐匿手段,本身就还不错。然后,又趁你们争斗之时,从地底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绝不会有人相信,以蒙生的修为,可以从前辈你的眼皮子底下逃走。”陆依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们也不信吧?”

    夜曼曼和陆依没有开口,但老老实实的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再次叹息:“谁逃走,谁死,谁生,我本来是一样都不该管,只做一个垂死老朽该多好。管了一样,立即麻烦缠身。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南方财富网  元尊  圣墟  斗罗大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