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九百二十一章 星桓天尊三弟子
    魔气阴寒刺骨,让狭窄的通道,结出一层坚冰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一步步走了过来,身上袍衫宽大,黑发披散。他身周规则神纹涌动,将空间拉伸,本是不足两米宽的通道,一下子,变得二十里宽不止。

    他盯向张若尘三人,彰显出霸道狠厉的气势,显然是彻底动怒。

    扑扇着羽翼的鸾鹰真君,看到黑心魔主后,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早知道黑心魔主在附近,他就该再强硬片刻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刚刚投靠了池瑶女皇,更厉害的人物就出现。黑心魔主会如何看他?

    说不定会将他一起杀死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的目光,定格在张若尘身上,道:“先前那一剑,不是你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应到黑心魔主的气机锁定了自己,仿佛有万道锁链缠身,但,从容镇定,道:“没错,那是剑祖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剑祖?这不可能!”黑心魔主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若是剑祖的力量,别说他黑心魔主会被一剑洞杀,便是大神之中最厉害的那些古神也接不住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懒得解释,道:“我实在想不明白,你为何还敢追上来。你中了剑祖的一剑,神魂应该遭受了重创吧?肉身痊愈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追上来,无疑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池瑶挥出滴血剑,一剑斩断黑心魔主的所有气机。

    顿时,张若尘、白卿儿、鸾鹰真君变得轻松了许多,如同跳出泥沼。

    “还是女皇大人厉害,一剑连大神的气机都能破,实力之强,估计已经不弱上位神巅峰,甚至比拟上位神大圆满。不愧是未来的诸天!”

    “凭女皇的修为,今天就算不敌,带我们逃走,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鸾鹰真君心中如此想着,无意间看到张若尘,眼中露出鄙夷之色,暗下决心,一定要破坏掉女皇和张若尘的关系。女皇的大好前途,不能葬送在这个吃软饭的家伙身上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道:“张若尘,你还有第二剑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以为,我只有一剑在身,所以敢追上来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黑心魔主极为自信,继续道:“你若还有第二剑,在本座被创伤的时候,为何没有继续攻出?十万年修行,本座什么场面没有见过,你以为虚张声势就能吓退本座?”

    黑心魔主虽猜得不对,但也没错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七柄魄剑,必须在情绪最为极端的情况下,才能爆发出强大威力。若是此刻攻出魄剑,根本对黑心魔主造不成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见张若尘沉默,嘴角上翘,果断出手,一掌按向地面。

    魔气凝成一根根碗口粗的锁链,像钢铁怒龙,沿着地面,向张若尘三人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池瑶身形一闪,如异形换位,已是出现到最前方,手持时空混沌莲,莲中飞出海量混沌气,与魔气碰撞在一起,在短暂的时间内,竟是形成分庭抗礼之势。

    “《三十三重天》果然厉害,大尊不愧是昆仑千古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黑心魔主的掌心,一道魔印拍出,如一片黑色的苍穹压向池瑶。

    时空混沌莲的时空力量被激发出来,形成时空潮汐,与魔印撞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池瑶嘴里发出一道闷声,向后倒退了一步,但却也破掉魔印。同时,滴血剑化为一道血色流光,衍化万千剑光,主动向黑心魔主攻去。

    “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,都是你传给她的?”白卿儿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岔开话题,道:“黑心魔主果然伤得很重,实力远不如先前。如果是在外面,能够动用奥义,此刻的他,未必是池瑶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在白卿儿的面前,张若尘没有称呼池瑶为“瑶瑶”,而是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就像池瑶,也是直呼张若尘姓名,而不是称呼“尘哥”,没有故意去表现得很亲密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个人相处,和三个人相处,是很微妙的事。

    在这里,并不是不能运用奥义,只不过,有神尊物质隔绝,即便运用奥义,能够调动的天地规则也很有限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神魂伤得重,我倒是可以再试试七魂恐梦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冲她摇了摇头,不希望她冒险,道:“还是交给我吧,正好拿他试剑。”

    “黑心魔主!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精神力与音波合二为一,形成震劲,故意攻击黑心魔主的神魂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白卿儿美眸中,浮现出狡黠之色,玉指在青铜编钟上一划。一道道钟鸣响起,亦是冲击黑心魔主的神魂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头颅巨疼,差一点仰头栽倒。

    张若尘岂会抓不住这绝佳的时机,右手探出,手臂上,火焰和剑纹同时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六合一剑惊神阵引动,密密麻麻的剑光,从张若尘掌心飞出去,以摧枯拉朽之势,击穿魔气。

    黑心魔主大骇,连忙撑起神境世界,调动四块天魔石刻神碑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大神的神境世界也不可挡,被剑光打得粉碎。

    最后,这些剑光和四块天魔石刻神碑碰撞在了一起,爆发出一道又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将黑心魔主震得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“天魔燃血术!”

    被逼无奈,黑心魔主施展出禁术,身上出现十道三寸长的血口,大量血液从体内涌出,并且燃烧了起来,化为十条火河围绕身体流动。

    退到一旁的池瑶,看见通道的石壁,承受不住两人碰撞的神力,龟裂而开,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正想提醒张若尘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通道爆碎,尘土飞扬,碎块不断掉落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后倒飞出去,身上佛光显现,随后,被白卿儿的神境世界接住,身形很快定稳。

    另一头,黑心魔主从碎石中飞出,身上出现六个巨大血窟窿,浑身都被染红,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。

    血窟窿无法愈合。

    神剑的剑气侵入他身体,不断破坏肉身。

    鸾鹰真君从废墟般的地底冲了出来,一双鹰眼都要掉到地上,完全无法相信,张若尘竟能厉害到如此程度,将一位大神都重创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武道修为,不是被擎天废了吗?

    为何比女皇还要厉害?

    真是见鬼了!

    张若尘平静的目光,与黑心魔主冷沉的双眼对视,两人气势相互牵引。

    但,这种状态,并没有维持多久,二人就被一道悠长而雄浑的呼吸声惊动,抬头向呼吸声传来的方向望去,看到了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石壁破碎,通道坍塌后,他们的头顶上方,出现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一片完全陌生的星空!

    与星桓天上方的星空景象完全不同,这里……千星连珠!

    不知多少颗恒星,在星空中,排列成一条直线,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一根不知高达多少万里的火焰光柱,立在星空中,散发磅礴之气,比任何一颗恒星都更加炙热。一位散发浓烈尸气的老者,被成千上万根蛇形锁链缠住,锁链上鳞片密布。

    每一片鳞上,都有一道神纹。

    老者的身躯,何止万里高,一根白色头发垂落下来,都如一条尸气弥漫的江河,内部藏有世界。

    一根头发,孕育一座世界。

    站在他的面前,张若尘有一种渺小如尘埃的感觉,心情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便是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黑心魔主,亦是倒吸凉气,脸色略显苍白,连忙收敛身上魔气,生怕将其惊动,道:“张若尘休战,先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鸾鹰真君吓得慑慑发抖,嘴里念叨:“完了,完了,怎么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但没有声音发出。

    没有人去想这位老者是谁,为何被锁在此处,为何地底有一片星空,也不愿去想这老者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只想,立即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白卿儿观察了老者许久,特别是他脸上的面纹,随后又向悬浮在星空上方的黑色神殿看了一眼,眼神变得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出她的不对劲,知她胆大包天,一把拉住了她柔而无骨的手腕,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他是谁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无论他是谁,都不是我们可以招惹。我知你无惧任何危险,可是,生命只有一次,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幸运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星桓天尊的三弟子雨魂,你看,他脸上的面纹,便是一个魂字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在白卿儿说出“雨魂”两个字的时候,被锁在火焰光柱上的老者,耳朵轻轻动了动。但,他的神躯太庞大,张若尘等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张若尘感到难以置信,道:“这不可能啊!星桓天尊都死去多少万年了?雨魂就算修为再强,也不可能活到现在。你看,他身上虽然尸气浓烈,却在呼吸,散发出来的气息与老尸鬼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里是星桓天尊二弟子雨辰的道场的地底,雨魂怎么会被锁在这里?”

    白卿儿道:“正是雨魂被锁在这里,所以,一切才解释得通。很显然,四子分尸之后,雨魂不甘只得到了天尊天躯,于是率领座下诸神,向雨辰发动了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战,雨辰神庙毁了,双方诸神陨落,埋尸地底。”

    “雨魂多半是败了,所以被锁在了这里。但,雨辰应该也伤得极重,无力将雨魂杀死,很有可能在多年前,就坐化在了那座黑色神殿中。你可知道,雨辰得到的乃是天尊神源?”

    “天尊神源很有可能,就在那座黑色神殿中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听过四子分尸的故事,不得不说,白卿儿的确是相当聪慧,只是观察了四周环境,已是将当年发生的事,猜出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就算不全对,估计也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但她缺乏敬畏之心,胆子太大,连玉龙仙都遭劫,连彩衣神都被老尸鬼杀死磨灭,连黑心魔主都第一时间逃走,她居然还想寻找天尊神源。

    这种性格,也不知是对的,还是错的。

    张若尘忍不住在她额头上敲了一记,似训斥一个小女孩一般,道:“胡闹!就算天尊神源真在那座黑色神殿中,那里也不是我们现在的修为可以闯。今后,不许你再这么轻易弄险!跟我走!”

    白卿儿摸了摸莹白的额头,还从来没有人如此教训过她,好歹她也是活了数千年的神灵。

    但这种感觉很奇妙,她虽然冷眼看着张若尘,心中却并没有生气,反而有些暖洋洋的,仿佛一击敲入了她的心湖。

    因为,张若尘是关心她的安危,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看着张若尘那认真而又紧张的样子,再回想到她和张若尘第一次正面交手,把张若尘吃得死死的画面。那个时候她是何等高傲,目空一切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白卿儿不知为何,再也绷不住高冷的样子,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火焰光柱上的老尸鬼看了一眼,严肃的,低声呵斥道:“这么危险的地方,你还笑得出来?走,赶紧!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凡人修仙传仙界篇  大奉打更人  汉祚高门  唐砖  剑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