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九百七十二章 留字
    第二天,张若尘带着池孔乐,回到两仪宗,再入上清宫。

    广场上,本是放着祭天铜鼎的地方,依旧破败不堪,剑痕一道道。

    盖天娇卓立在碎石边,摇头道:“若尘界尊,此前在下的确是有冒犯之处,忘了圣神之间的尊卑,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网开一面。归还祭天铜鼎就不必了,师尊都已经发话,我还敢收?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两袖抬起,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祭天铜鼎就立在他们二人旁边。

    盖天娇的疏远态度,并未影响张若尘的心绪。

    他目光看向四周旧景,与那些从殿宇飞檐外探枝进来的古松奇柏,道:“大师姐,你本知我张若尘一直是一个念旧情之人,所以,你这是要以退为进?你若再说这样的话,我现在就带走祭天铜鼎,此生再不踏入两仪宗。”

    盖天娇没有起身,依旧是躬身行礼的姿态,看不见她此刻的神情。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就算表现得再男人,女人终究女人,敢怒不敢言的时候,有情绪,这很正常,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盖天娇装不下去了,重新站直,往古神山的方向看了一眼,显然是相当忌惮池瑶,道:“以你和师尊的关系,再叫我大师姐,这关系就理不清了!”

    “关系,我们各算各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神情真挚,紧盯盖天娇的双眼,丝毫不怕池瑶听到他们的对话,道:“只知以势压人,终究不是大道。自古以来,以势压人者,多没有好下场。即便生前无敌,无人敢言,死后也难得善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敢说。”盖天娇暗道。

    这话,确实说到了盖天娇的心坎。

    池瑶是她的师尊,更是昆仑界为数不多的几位神灵之一,自己哪里敢违逆其意志。

    可是,她盖天娇终究是两仪宗的现任宗主。

    她的确不知祭天铜鼎到底有何玄妙,甚至不知它算不算是一件至宝。可是,若真的因为池瑶一句话,放任它流失出去,她哪里还有颜面继续做两仪宗的宗主?

    她昨夜已经思考得很清楚,做出决定,卸任宗主之位。

    张若尘今日所为之真诚,刚才所言之公道,让盖天娇心中感动不已,昨夜的纠结和沉郁一扫而去。

    如果说,此前她只是羡慕张若尘的修炼天资,钦佩他能够为元法道祖上香的豁达心境。那么现在,她是真的可以毫无理由的坚信,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,张若尘都绝对不可能是众人所说的元会巨奸。

    羡慕和钦佩,与毫无保留的信任之间,其实是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而现在这段距离,完全没有了!

    盖天娇罕见的,露出一道笑容,道:“祭天铜鼎,我是真不知晓它有什么玄妙,正如孔乐所说,与其将它放在两仪宗珠玉蒙尘,不如就赠给师弟你了!不管怎么说,你也是两仪宗的弟子,这一点你得认!”

    张若尘明白了,池瑶已经发话,盖天娇是无论如何都不敢收下祭天铜鼎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当然认!”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,得立字据。”盖天娇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有些茫然,这还要立字据?

    盖天娇打出一道响指,没过多久,两位上清宫的弟子,将一尊十多丈高的巨石抬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就立这上面吧!”盖天娇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苦笑连连,哪里还不明白盖天娇的意图,道:“以我的身份,就算立了字据,大师姐敢摆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星桓天的界尊,连天庭的一些神灵,为了进日晷修炼,都要求到你那里。我两仪宗山门,开在昆仑界,为何不敢摆一块石头?”盖天娇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便留几个字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唤出沉渊古剑。

    盖天娇提醒道:“这石头,将来也不知会在两仪宗摆放多久,说不定还要摆到山门口。所以,还请师弟全力以赴,莫要在将来那些后世晚辈的面前弱了自己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激发出滂湃无比的剑意,急速挥剑而出,重起而轻落。

    石屑翻飞,掉落一地。

    当他收剑之时,巨石上,出现两行文字:

    “至天圣境,两仪青山千古秀。”

    “一朝得道,天高海阔万世名。”

    文字上,蕴含强劲的神灵气息,韵味非凡,是为神文。

    盖天娇走近过去,仔细观阅。一个个神文,横如山岭,竖如江河,笔笔如凌厉剑招攻来,让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“好字!但,还没留名呢!”她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轻声一叹,再次挥剑,将名字刻在上面。

    盖天娇如获至宝,道:“张若尘啊,张若尘,纵你将来再如何厉害,却也是我两仪宗的弟子。有此两行字,如得一件护宗神器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昆仑界功德战后,张若尘在昆仑界的名声并不算差,虽然争议很大,可是,也有无数崇拜者。

    明宗在昆仑界的繁荣昌盛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别说将来如何,就现在而言,以张若尘镇压阵灭宫三长老,击败名剑神的战绩。以天姥神使和星桓天界尊的身份,留下这样两行字,也有非同小可的意义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天骄人杰,会因此前来拜师。

    盖天娇心中想的却是,有了这块巨石,就算将来地狱界攻陷了昆仑。只要将它往两仪宗山门一放,应该也能镇住地狱界的那些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护宗神器,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随着张若尘的成就越来越高,护宗神器的威力,也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张若尘留下的这两行字,当然不止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仅是将自己的神气和剑意灌注其中,更是融入了“一”字三品剑道圣意和剑魄之力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“一”字三品剑道圣意,已是快要脱变成“一”字剑道,只差最后的积累和顿悟。

    圣意是胎,奥义是魂。

    道,才是神灵修炼的最终归宿。

    就像无极圣意,化为了无极神道。

    凝聚圣意,是在选择方向,归纳总结,孕育道胎。每一位神灵,走的都是属于自己的路,这条路,从凝聚圣意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而凝聚圣意之前的修炼,其实都是在感悟这个世界,去了解更多,最终找准方向,一往直前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百枷境后的千问境,才是让大圣进一步坚定自己的信念。以愿景为终点,以神道为路,实现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一”字剑道,就是属于张若尘自己的剑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,成神后,张若尘一直没有太多时间悟剑,所以剑道始终没有完全成型。如今,依旧还是圣意、剑招、剑意、剑道规则、剑魄、剑魂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剑道,这一切早已贯通交融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大师姐可知剑魄?”

    盖天娇略微动容,道:“此乃剑祖八绝之一,可惜已经失传。但听说,师弟在星桓天一战中,使用过剑魄之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瞒她,点头道:“天下剑道,皆出剑祖。但,那时的剑祖,弃了胆魄,失去了争斗之心,只剩传道之心。如此传下的剑道,其实失去了剑道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剑魂,是剑道的魂。”

    “剑魄,才是剑道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剑魄的剑,犹如藏在鞘中,少了锋芒和情绪。没有情绪的剑,怎能天下无敌?”

    张若尘指向巨石上的两句文字,道:“哀、爱、欲、怒、喜、恶、惧,乃剑魄七脉。我在字上,留下了其中一脉的修炼法,天资悟性足够高的修士,应该可以参悟出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进入上清宫后,池孔乐一直站在外面等待。

    张红尘一身红衣,藏在林中,暗中观察池孔乐。

    池孔乐自然是发现了她,冷冰冰的道:“若在地狱界,有修士敢暗中窥视我,我早已一剑杀之。”

    “神气什么,还不是乖乖的回来认错。”

    张红尘心中如此暗道,缓步走了出去,根本不怕池孔乐,道:“你就是池孔乐?”

    池孔乐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张红尘又走近了数步,道:“张若尘是你父亲吧?你怎么不姓张?”

    池孔乐依旧没理她。

    张红尘再走近了一些,上下打量她,发现她与画像中的张若尘长得极像,心中颇不是滋味,轻哼一声:“这么神气,你的修为很高吗?打得过中央皇城中的那个家伙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”池孔乐不胜其烦,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不等张红尘回答,池孔乐从头上拔下一根头发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头发中,不仅有大量圣气涌出,更有一缕缕神气,凝化成一具分身。

    分身与池孔乐长得一模一样,如同剑一般飞出去,快如光,疾如电,狠狠的撞击在张红尘身上。

    张红尘脸色勃然大变,立即唤出九剑防御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九剑散乱的飞了出去,张红尘被那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撞得飞出去百丈远,险之又险的避开剑气,坠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池孔乐道:“你连我一根头发的一剑,都接不住,现在知道我的修为了吧?”

    张红尘脸色发白,从地上站起来,道:“你是神灵?”

    “不是神灵,却也达到了半神巅峰。”这话,不是池孔乐说出,而是从张红尘头顶上方传来。

    张红尘先前就感知到,有高人出手,帮她化解了池孔乐的部分力量,她才能全身而退。此刻,抬头向身后的古亭望去,只见一位戴着黑色斗篷的神秘强者,坐在上面,长袍飞扬,气势强大。

    张红尘问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叫我一声黑叔,送你一座护身神阵。”那神秘强者很是豪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能如此豪爽,自然是因为知道,现在送出去的东西,将来可以翻倍从张若尘那来捞回来。要捞好处,得师出有名,得有理有据,得让张若尘清楚的知道他付出有多大。

    谁都阻止不了他给张若尘的女儿送神阵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狼与兄弟  汉乡  诡秘之主  南方财富网  掌中之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