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零七章 骨笛
    晴空琉璃罩中的空间,充斥着混乱而强横的神气。

    一股隐晦却又如皓日当空一般的神威,从黄金车架中散发出来,令得海面静如平湖,压得在场三大神灵皆是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如果本公子来与你赌,你觉得你能自爆神源吗?”

    轩辕涟冷沉的声音,从黄金车架中传出。

    犰余神君眼神慌乱,心却不乱,立即将矛头指向张若尘,道:“涟公子,那青萍子道人,乃是天庭叛徒张若尘,此来天初文明必有图谋,快将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池瑶眼中一道紧张之色闪过,望向黄金车架。

    身后,一粒混沌光华浮现出来,如同种子一般,开成一朵时空混沌莲。虽滴血剑还指在犰余神君眉心,可是她已经做好拦截轩辕涟,为张若尘争取遁走的时间。

    张若尘感应到来自轩辕涟的神念注视,像是有一股无形却凶猛的力量涌来,使得悬浮在他身周的六柄神剑,为之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“好强,他的修为,绝对超过太乙境!”

    轩辕涟声音响起:“张若尘,你既然做了星桓天的界尊,就该安分一些,为何要来掺和天庭内部的事?”

    既然被识破,张若尘也就懒得继续伪装,摘下“青萍子”面孔,以一张年轻英气的脸与挺拔洒脱的身形示人,道:“你们天庭若是能够自己解决好内部的事,本界尊又何必要掺和?”

    “你太多管闲事了!你真以为,本公子对今夜之事毫无察觉?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即便是面对轩辕涟这样的存在,张若尘也目无惧色,道:“就兜率城这一局,本界尊步步都走在你前面,已是说明,你的能力不如我。所谓天尊之子,更有庄太阿和红尘绝世楼的辅佐,却步步落后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寂静了片刻,黄金车架中的声音,才又响起:“好,很好,这一局就算你赢了一筹!但,我们未来交手的机会,还多着呢!”

    犰余神君越听越不对劲,轩辕涟似乎并没有要对付张若尘的意思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他却不知,轩辕涟所考虑的问题,早已上升到天庭和地狱两大阵营对决的层次。

    张若尘岂是可以轻动的小人物?

    张若尘是星桓天的界尊,背后站着九天、天姥,甚至还有星天崖,与送给张若尘假面孔的殒神岛主。

    这些人物,任何一个单拧出来,都得让轩辕涟三思而后行。

    就如,渔谣劝张若尘做星桓天界尊的时候说的,“做星桓天之主,对你只会有好处,不会害了你”。

    好处是什么?

    好处就是,无论是天庭,还是地狱,真正顾全大局的那些修士,都不会再轻易与张若尘为敌。

    谁与他为敌,不就是把星桓天逼到对面?

    经历了上一场战争,星桓天本就已经被逼到,随时可能会站队的地步。

    张若尘此次前来天初文明,所做之事,无一不是帮着天庭。

    地狱界的神灵,就亲手斩了两尊。

    轩辕涟做为天宫的代表人物,只要脑子不是有问题,就该暗中拉拢张若尘,以缓和星桓天对天庭的敌视情绪。

    杀张若尘,或者是将张若尘擒拿去天宫,不知会给自己惹来多少本不是敌人的敌人。

    天下哪有什么永远的敌人?

    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    张若尘正是看破了这一层,所以,无论轩辕涟修为有多高,心中也无惧。

    丢下那句“未来再交手”的狠话,算是找回一两分面子,轩辕涟的神威从张若尘身上散去不少,转而落到犰余神君身上,道:“不用本公子问了吧?自己将知道的,都交代出来吧!”

    犰余神君眼神挣扎,似还在思考各种策略,可惜最后发现在轩辕涟面前,自己根本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他闭目轻叹,随后躬身抱拳,道:“若本君……若犰余将一切交代出来,可否换天宫一个宽大的惩处?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一直欣赏你的天赋与潜力,只要你错得不深,必保你性命与修为。”黄金车架中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犰余神君没想到还有机会保住修为,露出喜色,正欲开口。

    一阵刺耳的笛声,在这片天地间响起。

    音波攻击向犰余神君,使得他耳膜瞬间破碎,身体都要跳起来,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海水炸开,空气爆响,天地间的规则纷纷断裂。

    笛声,似能摧毁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只骨笛,不知何时悬浮在众人头顶,没有修士吹奏,像是自鸣。

    池瑶的十二重天宇崩塌,身体摇摇欲坠,体内的神魂差点飞了出去,幸好在第一时间,催动时空混沌莲,才将神魂拉回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情况不比池瑶好多少,立即将太极圆圈收缩到十八丈,才勉强定住神魂。但,神魂传来的撕裂般疼痛,却使得他根本无法运转神气,周围天旋地转,只能凭借精神意志对抗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只是被笛声的余波攻击。

    犰余神君才处在笛声攻击波的中心。

    拉引黄金车架的九只骨族神灵,神魂被音波拘走,飞进笛中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九声爆响,它们的神骨碎裂。

    黄金车架中,一张七尺长的九弦琴飞出来,琴弦被一双无形的手拨动,爆发出一道道神雷般的琴声,与骨笛形成的音波对抗。

    犰余神君七窍流血,本就被张若尘重创的肉身,出现大量血口。

    若不是九弦琴及时飞出,他的神魂,已经被骨笛拘走。

    骨笛从天空飞下,散发阴寒的气息,音波一圈圈向外蔓延,如同利剑一般,直向犰余神君头顶刺去。

    九弦琴翻转了一下,撞击向骨笛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震耳的音波,向四方弥漫出去,冲击在张若尘和池瑶身上。

    纵然张若尘有七源彩衣和佛祖舍利护体,依旧难受至极,身体飞了出去,撞击在琉璃光壁上。

    让他感到古怪的是,这么强大的神力对冲,居然没有击碎晴空琉璃罩,心中猛然一惊,看向那只骨笛,顿时一道让他难以接受的念头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九弦琴的琴弦尽皆断开,斜飞出去。

    黄金车架中,响起一道高亢到极点的神音,如凤凰啼鸣,神龙怒啸,一道看不清轮廓的光影,在车架的顶部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道光影的身后,浮现出九座巍峨神殿的虚影,一座比一座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张若尘认出其中两座神殿的影子,分别是“真理神殿”和“功德神殿”。

    真不知轩辕涟修炼的是什么神道,在战斗之时,居然可以衍化出九大神殿,难道还能将九大神殿的力量都借来?

    “张若尘,借神剑一用!”

    轩辕涟的声音,变得异于平常,颇为古怪。

    但,受骨笛的影响,张若尘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,充斥整个空间,拉扯六柄神剑,飞向黄金车架的顶部,环绕那道光影,发出“唰唰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时间印记光点从其中一座神殿中飞出,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。

    站在时间印记漩涡的中心,那道光影挥剑斩出,六柄神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强大神力,与时间力量结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手合并,身上佛光万丈,抵挡笛声,目光看向黄金车架的方向,念道:“这是……时间剑法第七层流年剑法,逝水流年……”

    骨笛和六柄神剑本是近在咫尺,顷刻间,对碰在一起。但,对张若尘和池瑶而言,却感觉时间像是过去了数年之久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骨笛上,一道道明亮的神纹浮现出来,衍化出一道神影,将六柄神剑撞得七零八落,所有时间印记光点,全部湮灭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骨笛击穿犰余神君的头颅,将他的神躯打得粉碎,神源裂开,一身血肉,化为一片片血色花瓣。

    黄金车架顶部的那道光影爆开,车中响起吐血声和倒地声。

    笛声消失,骨笛收走了犰余神君的神源碎片、神魂、神血,却没有再攻击张若尘、池瑶,与黄金车架中的轩辕涟,甚至都没有去收取六柄神剑,径直飞走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挣扎,最终鼓足勇气,像是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一般,突然散去身上佛光,追向骨笛,道:“神王大人,只杀犰余神君,是掩盖不了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理智和情感之间,他选择了情感。

    骨笛停在了水面。

    池瑶披散着长发,身上神光明灭不定,以难以理解的神情,看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看见骨笛停下,张若尘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道:“神王大人既然来了,为何却不敢现身呢?天初文明大世界可是你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久久之后。

    空间轻颤,一道高大的身影,从无形的空间中走出,伸出一只干瘦、苍劲的手,抓住骨笛。

    他身上笼罩有一层雾蒙蒙的神秘力量,张若尘调动真理之力也看不清他面容,但却可以肯定,对方必定是威震天下的煜神王。

    天初文明仅次于老天主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爆发出来的气势,胜过轩辕涟不知多少倍,如傲视苍穹的帝皇,那双眼睛如天神在俯看人间,以平淡的语气,道:“张若尘,你为何偏偏要来天初文明搅局?你可知,因为你,已经害死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沧元图  国色芳华  大奉打更人  凡人修仙传仙界篇